凤凰彩票_凤凰彩票平台_凤凰彩票注册_凤凰彩票登录

当前位置: 凤凰彩票_凤凰彩票平台_凤凰彩票注册_凤凰彩票登录 > 京房十六律 >

乙巳占最新章节__海阅书城手机阅读

  按:马续《天文志》云:“孝惠二年,天开东北,广十丈,长二十余丈,天裂,阳不足;地动,阴不足:皆下盛将害上之变。”其时吕氏临朝干位,卒有兵乱,此其验也。若天禀裂,作君之乱,无道之臣欲裂国,其下之主当之。若天开见光,流血滂滂;天裂见人,兵起国亡;天鸣有声,至尊忧并且惊。

  刘向曰:春秋之前,天鸣地坼,灾异并臻,其主不知惊惧修德,天主降灾,祸变必极,皆乱国之所生也。

  凡国乱,五星化下为之祅,而降之自天。是故岁星降为贵臣,荧惑降为童儿游玩歌谣,填星降为白叟妇女,太白降为壮夫处于林麓,辰星降为妇女,或变化无所不为,以见异而告之也。

  凡天雨杂物,其类甚多。若雨禽兽,是谓不祥,不出三年,其下兵兴。天雨虫,人君不亲骨肉而亲他人,与裸虫同类,故虫从天坠地,骨肉去也。不救,兵大起。其起也,立王公,率同姓诸侯,无偏党侧,灾消。

  刘向云:春秋时虫者,虫之灾也。以科罚残暴而取于全国,贪叨无厌以兴师动众,聚邑治城而失众心,虫为害矣。故宋文公三年秋,雨虫于宋。是时宋公残暴重刑,赋敛无已,故应是雨虫。

  天雨鱼鳖,国有兵丧。天雨骨,是谓阳消。王者德衰,令不可,佞不消,不出三年,内有争。天雨筋,国大饥。

  天雨膏如虫,辅臣多贪,贤智隐之应也,君臣无道残暴。

  天雨肉,天不享其德,将易其君。

  天雨爵锡,如甘露著树,不出三年,改易王。白者为甘露,黄者为爵锡。

  天雨如水银,是谓刑祖。不出三年,兵丧并起,亡国失土。

  天雨血,是谓天见其祅。不肖者不得久处其位,不出一年兵起。

  京房曰:“临狱疑惑,兹谓进非,厥咎天罚。故天雨血者,兹谓不亲,民有怨恐,不出三年,亡其宗人。”又曰:“佞人用,功臣弃戮,故天雨血。”

  天雨毛,邪人进,贤人逃,贵人出走。

  天雨羽,君德欠亨,逆施全国。

  天雨金、银、铁、钱、花,兵将兴,失道之君当之。

  淳风按:“隋仁寿四年甲子诸州造舍利塔时,陕州天雨金银花,时人以作像,象吉祥,以奏于高祖,高祖知其非吉。其后有杨谅之乱、二世失道,斯其验也。”

  天雨石,为政者质信不施,为诈妄行,国君灭亡。

  甘氏曰:“无云而雷,陨石坠地,大可一丈,圆形如鸡子,两端锐,名曰天鼓。所下之邦,必有大战,伏尸数万,不成救。”春秋鲁僖公十六年,陨石于宋五,此时宋襄公之应也。望之是星,至地为石。失其所,无名誉之象也。

  皇甫士安曰:“殷纣残暴,天雨灰。”天雨灰,邑君有来归邑者。

  墨子曰:“商纣不德,十日雨土于毫。”天雨土,君失封。

  天雨五谷,是谓禾不熟。人君赋敛重数,故示戒。不出五年,国乏军粮。

  天雨粟,不肖者食禄,三公易位。

  天雨黍豆麦粟稻,是谓恶祥。不出一年,人民父子亡命,莫知所向。

  若国君失信,专禄去贤,则天雨草。君信谗,臣不和,天雨草木,其岁人多兵死。

  天雨釜甑,岁大丰穰。此釜甑适如小钱许大,从地中生出,余亲见之。此中有如小麻黍粟大,世人谓之蒸饼,丰穰之验也。

  天雨絮,其国将丧,无后有兵。

  天雨蘖,君有咎。

  天雨墨,臣多阴谋。

  天火烧国郭门,其地有谋人欲发。

  天光蟠邑城门,其国围。

  天火焚宗庙社稷,大殃,国将亡主。

  淳风按:“汉魏时,造作宫室过度,而频有天灾,其后寻有兵乱。隋末大业十二年,东京灾宫,88彩票网登陆西京灾显扬门。至十三年,二邑并被围没,即绝其宗庙社稷,亦天告之验。”

  天雨下物,非人所闻见者,皆大兵也。其灾见所主国分,应发远近。皆在略例篇中。

  夫日者,天之所布,以照察于下而垂示法例也。日为太阳之精,积而成象人君。仰为光明外发,魄体内全,匿精扬辉,圆而常满,此人君之体也。日夜有节,循度有常,春生夏养,秋收冬藏,人君之政也。星月禀其光,辰宿宣其气,生灵仰其照,葵藿慕其思,此人君之德也。是以日生道德,摄生福佑仁恩。若人君有瑕,必露其匿,以通告焉。夫日之体象周径之数,余别验之,著于《历象志》,此非所须,故不录之也。

  日行于天,一昼一夜行一度。日出地上谓之昼,日没地下谓之夜。一昼一夜谓之一日。日者实也,言光明盛实也。日之光后,不成名状,假甲子乙丑以异之焉。其行于天,去极近,日长而暑;去极远,日短而寒;去二极中,暄凉等,日夜停。故圣人作历,以推步焉,序之以四时,分之以八卦,正之以中气,变之以节候,为二十四气焉。

  上元乙巳之岁,十一初一,甲子冬至夜半,日月如合璧,五星如连珠,俱起北方虚宿之中,合朔冬至已来,至今大唐正观三年己丑之岁,积七万九千二百四十五年算上矣。日行一度,便是日法一千三百四十分,一年行三百六十五度、一千三百四十分度之三百二十八,每岁不周天十三分矣。欲求其时冬至日地点度者,置上元乙巳以来积算,尽所求年减一,以岁分四十八万九干四百二十八乘之,为岁别日行积分,以周天禀四千八万九千四百四十一去之,余不满法者,以度法除之,为度余。命起虚四度,宿次除之,经虚,去度分三百四十一。不满宿算外,即冬至加时日地点宿度及分,求次气日地点度及分者,加冬至日度十五,小余二百九十二,小分五。小分满六,去之后,从小余一。小余满日度法,去之,从度数。一度满宿,顺次命之,即次气日地点度及分,求次日者加一度,去命如前。若求冬至日甲乙名者,置所求年岁别日行积分,以日法除之,为积日,不尽为冬至小余。以六十去积日,不尽为冬至大余。命以甲子起算外,即所求年冬至日。及小余求次气日名者,依求次日度法加之,满法从日满六十去之,命如前,即次气日名也。俱日行之地点,目视不成见宿度,故须算知。推其分野,以辨灾祥。

  又,二十四气日影律候至与不至,皆有应验。今故列之如左,并二十四气影如后。及律气应不该法,用此,虚是占日之纲领矣。

  二十四气影长短,《易纬》占律名。

  祖冲之历日中影长短。

  冬至中影长一丈三尺。

  律钟中黄,律长九寸。(径三分)

  小寒中影长一丈二尺四寸三分。

  大寒中影长一丈一尺二寸。

  律中大吕,律长八寸二百四十三分寸之一百三。

  立春中影长九尺八寸。

  雨水中影长八尺一寸七分。

  律中太簇,律长八寸。

  惊蛰中影长六尺六寸七分。

  春分中影长五尺三寸七分。

  律中夹钟,律长七寸二千一百八十七分寸之一千七百五。

  清明中影长四尺二寸五分。

  谷雨中影长三尺二寸六分。

  律中姑洗,,律长七寸九分寸之一。

  立夏中影长二尺五寸三分。

  小满中影长一尺九寸九分。

  律中仲吕,律长六寸二万九千六百八十三分寸之一万二千九百四。

  芒种中影长一尺六寸九分。

  夏至中影长一尺五寸。

  律中蕤宾,律长六寸八十一分寸之二十六。

  小暑中影长一尺六寸九分。

  大暑中影长一尺九寸九分。

  律中林钟,律长六寸。

  立秋中影长三尺五寸三分。

  处暑中影长三尺二寸六分。

  律中夷则,律长五寸七百二十九分寸之四百五十一。

  白露中影长四尺二寸五分。

  秋分中影长五尺三寸七分。

  律中南吕,律长五寸三分寸之一。

  寒露中影长六尺六寸七分。

  霜降中影长八尺一寸七分。

  律中无射,律长四寸六千五百六十三分寸之六千五百二十四。

  立冬中影长九尺八寸。

  小雪中影长一丈一尺二寸。

  律中应钟,律长四寸二十七分寸之二十。

  大雪中影长一丈二尺四寸三分。

  候影法:先定南北,使正树八尺表为勾,卧股一丈四尺。按其历气,日中视影与历合则吉,不合则凶。日影中,年短于气历旧影,则为日行上道;与历同,为行中道;长于旧影为行下道。行上道承平,行中道升平,行下道为霸世也。

  候气法:截十二竹及铜为律管,口径三分,各如其长短。埋于室中,实地依十二辰次之,上与地平,以葭莩灰实律中,以罗觳覆上。律气至,吹灰动觳,小动为和,大动为君弱臣强,不动为君严暴之应也。

  其律声有清浊,吹之以听其音,以知世之和与不和。是故西戎犹解听律,以辨国中。国有圣人,有圣人则春风应乎律矣。

  又,诗序称:声成文谓之音。世有治乱,音有哀乐,人君宰相须深察之。律应迟早,和与不和,乃史官之要事也,皆系之于日行,故录附于此,以示一隅。今史官傅仁均、薛颐等,并不考用影律,尸素之流也。

  京房曰,日月行房乘三道,承平行上道,升平行中道,霸世行下道。日不成视,以宿度影晷推之可知,影短则行上道矣。列宿当有道之国,日月过则光明,人君吉昌,民人平和平静。日或黑或赤或黄,有军军破,无军丧侯王。若人君不闻道德,其臣乱国背上,则日赤。

  刘向《洪范五行传》曰:汉成帝河平九年正月二日朝,日出如血无光,漏上四刻五刻,乃频有光,照地赤黄,食后乃复。是时成帝无道德,后宫赵氏乱于内,外家王氏擅权,遂至国亡也。

  若臣逆君法,日赤如火,其国遂矣,国亡也。若臣逆君法,日赤如火者,其国内乱。

  若晴朗日月无光,昼不见日,夜不见星,皆有云障之而不雨,此为君臣俱有阴谋,两敌相当,阴相图议。

  若昼阴,夜月出,君谋臣。

  若夜阴,昼日出,臣谋君。

  若日蒙蒙,并无光,士卒内乱。

  日出一竿无光曜者,其月有三死,如有忧。若人君宰相不从四时行令,科罚不时,大臣奸谋,离贤蔽能,则日月无光并见瑕谪,不改其行,其国五谷不成,家畜不生,人民上下纵横,响马并起。

  日出无光曜者,主病,一曰:主有负于臣,苍生有怨心。

  日失色,所临之国不昌。

  日昼昏,行人无影,至暮不止者,上刑下急,民不聊生。不出一年,必有洪流,下田不收。

  日昼昏,乌鸟群呜,国失政,臣持政。

  日无云不见光,比三日,为大丧,必有灭国。

  日中乌见,主不明,为政乱,其分国有白衣会,大旱。

  三足乌出在日外,全国大国受殃,戴麻森森,哭声吟吟。

  日光明盛,万物不得视其体,犹人君之尊,势力不成窥逾。今日无光,人皆见其体貌,将有伺察神物者焉,人君失其威柄之象,特宜修德政以禳之。

  日中有火光气现者,其国君摆布大臣欲反。夫祭天不顺,兹谓逆祀。

  日中有黑子、黑云,若青若黄赤,乍二乍三,皇帝崩。按《晋中兴书》云:升平三年十月丙午,日中有黑子,大如鸡子,俄而孝宗崩。晋太和四年十月乙未,日中有黑子如李。至八年十一月己酉,皇帝废为海西公。

  若日足白者,有破军败将,诸侯王败退。日足白者,日影属地而纯白也。日上有黄芒,全国攻战。

  日消小,所当国君死。

  日平分,其国亡。

  日夜半见,全国不安,是谓阴明,全国大兵,洪水风行。

  日再出再没,国亡君死,有兵,主降于臣,全国亡。

  日出非其所,皇帝失国,政令不可。

  两日并出,诸侯有谋,是谓消亡。全国用兵,无道者亡。

  两日并照,是谓阳明。假主抗衡,全国有两王并争。

  众日并见,全国裂分,百官各设,法令纷歧。王者并出,言皇帝多也。汲冢书曰:甲居于河曲,天有祅孽。

  十日并出,日象似日形耳,非正如日也。

  两军相当,数日并出,当分营以应之。

  日斗者,日中三足乌见,常在日出至食时候之。或离而复合,白日与黑日斗,其国相攻,全国有兵,不出三年,全国大饥。日斗之时,或有五色仰珥之状,为行队而相追凌突,皆为皇帝失国,为军兵满野。

  日病主病,日赤黄是也。

  月死主死,日赤紫色是也。

  月并出,中国有两主立。日月并见,是谓消亡。全国兵起,国将亡。

  日月并见,相去数寸,臣下作乱,灭其国主也。

  日月大星,并出昼见,是谓争明,大国弱,小国强,有立侯王。

  日月星俱见有者,皇帝不克不及禁制臣下,政令不可,大国亡。

  日入月中,不出九十日,兵大起,易法令,金铁贵三倍。二旬而正,主病,不则将军去,后死。

  日见月中,人主死。朔日日赤是也。

  月与日并照,日中光不盛,后妃持政。

  日月旁气占第五

最新文章

推荐文章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凤凰彩票_凤凰彩票平台_凤凰彩票注册_凤凰彩票登录 | 网站首页 | 网站地图 | 站长留言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

Top